穿鞋人物档案网WWW.CHUANXIE.COM: 找档案来穿鞋!
姓名按声母排列查询: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 - 0-9
当前位置:穿鞋人物档案网 > 艺术人物 > 明星 > 简介:萧蔷

萧蔷

英文名称:Stephanie

生日:8月13日

星座:狮子座
血型:A型

身高:170厘米

体重:48公斤

籍贯:台北市

语言:国语、英语、台语

学历:金瓯女中 文化大学

宗教:佛教

座佑铭:保持愉快的好心情

兴趣:阅读、看电视、弹钢琴、室内设计、吃美食

专长:表演、演讲、美感鉴赏

擅长乐器:钢琴

最喜欢的演员:凯西贝兹

最常做的运动:睡前做做仰卧起坐,持续不断

个人保养秘方:熬些汤品喝,粉光参、枸杞子也是她补养身子的最爱。

经历:

  1991年——强棒出击票?懊沃星槿恕钡谌?

  1992年——十大模特儿选拔第八名

  1992年—— 时报周刊票选梦中情人第二名

  1993年——民生报票选金钟奖最受欢迎女演员第二名

  1993年——台澎金马军中情人调查第二名

  1994-1995年——联广全省市调最受欢迎女演员第二名

电视演出:

  情深无怨尤、浴火凤凰、双飞雁、刺客列传、爱在星光灿烂时、两个月亮…

广告部份:

  伊蕾诗裤袜、三洋电器、电视、洗衣机、冰箱、旁氏保养乳、SKII化妆品…



萧蔷:不仅外在美,更要内在美(图)  

       蓝天,白云。秋日的阳光暖暖地晒着,身后是几棵高大的柿子树,沉甸甸的果子把树枝都压弯了,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叫着,青青的草地铺满了黄色的落叶。10月22日,滇池湖畔龙云别墅后花园,台湾广告、影视红星萧蔷就在这样一副如画的风景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她一边小声哼着歌,一边摆着各种甫士让我们用镜头捕捉她的美丽。
狮子座的萧蔷直爽豪放,与我们轻松说笑。萧蔷不讳言:“我只要一醒过来,就在扮演萧蔷。”但是也感慨:“我也喜欢别人赞美,但我不会迷失在赞美中,回到家里,我还是我自己。你了解自己,珍惜自己,就会更好地去表现自己……我头上这顶皇冠,刚戴的时候觉得很漂亮,久了,变沉重了。”众所艳羡的明星萧蔷,也有平凡小女人的心:“也许我是一个寂寞、空间小、喜欢幻想的人。”

拍戏就像婚姻生活
问: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萧蔷:我是家族里唯一的女孩,我妈妈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孩,特别喜欢打扮我,常常带我去做发型设计,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定做的,小洋装啊、小裙子啊,露出长长的腿。可我身边全是男孩,因此我小时候个性比较男孩子气,很顽皮,不喜欢穿裙子。我妈妈就让我学了很多才艺,弹钢琴啦,跳芭蕾啦,绘画啦,希望把我培养成端庄的淑女。妈妈对我的教育也影响了我对爱情、婚姻的看法,觉得一个女孩子只要找一个很适合的对象,美满幸福地过一辈子就行了。
问:听说你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很出名了?
萧蔷:上大学时学的是传播,开始接一些广告,93年的时候,拍了一支丝袜广告,很轰动,可以说是一夜成名,在台湾家喻户晓。本来以为这是一项很表面的工作,人长得漂亮就行了,真正入行后才知道需要很多经验、很多技巧,是要投入许多时间和精力的,后来越拍越多,没办法就休学了。
问:后来怎样开始踏入影视圈的?
萧蔷:从最初的校园美女到广告美女之后,开始有人找我拍戏,就这样踏入影视圈。做演员有苦有乐,朋友们都很照顾我,物质生活很丰富,好像什么都不缺,但也失去了许多,比如自由,比如价值观。以前很单纯啊,觉得最大的事就是找个心爱的人快快乐乐过一辈子,现在呢,最心爱的好像是工作。在我们这个忙碌而又多变的工作环境里,很难找到一份固定的感情,爱情除了上天的安排之外,双方的经营也很重要,可我是无法经营的,太多的精力花在了工作上。
问:你觉得拍戏很辛苦吗?
萧蔷:我觉得拍戏就像婚姻生活一样,比较固定而漫长,很多人聚在一起,要面对生活中的许多小问题,要去解决它,但是我甘之如饴啊。

初恋发生在小学
问:你对爱情充满了幻想,那么你的初恋发生在什么时候?
萧蔷:初恋应该是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很喜欢身边的一个小男生,我可是想尽办法才坐到他身边去的哦!那时我们女生穿的都是百褶裙,我小时候不是很男孩子气吗?只要一到了学校,我就“哗”地一下子把裙子给脱了,只穿个小短裤,纯粹是个男人婆。我要想办法引起那个男生的注意,就捏他一下啦等等恶作剧,有时放学经过他家,他妈妈还说:“哎,妹妹,可不可以不要再捏他的耳朵?”(很开心地笑起来,仿佛回到了从前。)哈哈,他每天回家时耳朵都是红的!可是那小男生的反应呢?他好像不太中意我!不过我想我对他还是有了影响,反面影响,他后来都喜欢温柔婉约的女孩子,不喜欢像我这样大大咧咧的,可能是被我吓怕了。其实我蛮喜欢他的,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
问:那只是你童年时代天真烂漫的一些趣事,不算真正的恋爱。后来有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呢?
萧蔷:小学之后我上的都是女校,家里管束得很严,有亲卫队呢,队长是爸爸,队员是两个哥哥,放学后就立即回家,有人写信他们先看,有人打电话来,就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问遍了,根本没机会嘛。可是越是这样的教育我越是好奇,对爱情越有更多的想法。我妈妈常跟我讲,女孩子的身体是玉体啊,千万不要乱来。大家都说演艺圈怎样怎样,可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真爱。
  
金庸最帅
问:最近有听到这样的说法,说你和《天下粮仓》中演米河的王亚楠走得很近,他是你的恋人吗?
萧蔷:走得很近吗?他在哪儿?(笑眯眯地故作四处环顾状)我觉得他在得很远哪!其实我们是97年拍《陈香梅传》时认识的,后来拍戏时如果刚好在同一个城市就碰碰面。朋友是你信任他,他也能长久地陪伴在你身边,我相信王亚楠,但他不可能长久地陪着我,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朋友吧。
问:很多人称你是“台湾第一美女”,你对自己的美是怎样认识的?
萧蔷:美的女孩很多,别说台湾,内地更多。但我觉得美是由内而外的,而且环肥燕瘦,每个人对美的看法也不一样,我能得到台湾大部分人的认同很高兴,但并不觉得自己特别漂亮,特别优秀,只是我头脑清醒,在工作的环境里,我知道自己要怎样表现,或是要接收什么,要释放什么,很清楚。这是自己的一个优点吧。我还可以长时间地忍受孤独,闲暇之余,很多人可能会选择休息,而我选择笔耕,借文字把经历和心情写下来。我的第一本书写了3万多字,第二本写了4万多字,不敢说利言利德利行,但至少做到了第一点。两本书内地没有出版,现在正在谈,希望能在内地发行,借此与内地观众交流,同大家一起来分享那些美好的感觉。若说“台湾第一美女”,不敢当,可能是因为我的工作形象吧,我做的都是与美有关的广告,洗发水啦,化妆品啦,每次推出都很轰动,大家很自然地把我和美联想在一起。
问:在你心目中,谁是最帅的男人呢?
萧蔷:帅哥?我见过的俊男美女太多了,肯定不会以外表来作评判标准。我觉得金庸很帅啊,我与他对谈过,他的气质风范,他的文采经历都很帅啊,像这样的风云人物就很帅,而那些18、20岁的小帅哥就得不到我的认同。F4?那是某种意义上的帅。

景德镇的花瓶
问:从校园美女到广告美女,再到今天的台湾第一美女,你一直被赞美的声音包围,人们会不会因你的外貌而忽略了你的演技呢?
萧蔷:因为我长得像花瓶,没办法。如果说要做花瓶的话,我也要做一个明朝的景德镇的花瓶,有文化,有历史,有内涵。但我所能做的事情并不是所有的花瓶都能做的,我能够照顾整个花圃啊。
问:假如要求拍床戏,你会怎么样?
萧蔷:拍床戏没什么啊,上床睡觉是生活的一部份,很正常,只是大家会用另外的眼光来看它,食色性也,中国人特别在乎道德问题,就不会有人问我:“萧蔷,你会不会拍吃饭的戏?”如果说剧情需要的话,我也会拍啊,但必须有自己的尺度,是自己能接受的范围。
问:在你所塑造的角色中,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萧蔷:每一个都喜欢,但最期待的永远是下一个。要说最难忘的,是《一帘幽梦》里的绿萍,有一场跳芭蕾的戏,本来导演以为这会是最难拍的一段,没想到我很轻松就过了,大家都很惊讶,他们不知道我原来已提前做了准备,为这部戏我整整练了3个月的芭蕾,跳《天鹅湖》、《吉赛尔》,很辛苦。还有,绿萍后来腿断了,我得把小腿往后折起来,每天绑了又拆,拆了又绑,很麻烦,就成天绑着,一天要绑10多个小时,腿又肿又涨,现在想起来都怕。但也是这部戏让内地的观众熟悉了我。
问:最近有些什么打算?
萧蔷:手头上这部戏拍完已经是明年了,接下来会履行一些广告合约,然后出第3本书,还有会出唱片。
问:出唱片?要向歌坛进军了?
萧蔷:我觉得艺人是应该全方位的,什么都可以尝试一下。文字是不能停歇的
问:谈谈你的书吧,算起来好像每年都会出一本吧?
萧蔷:其实我是希望每年可以出两本,可惜时间有限。我从小写日记,把我对爸妈的不满、对哥哥的不屑拿来练文笔。(笑)上国中的时候,作文就得了台北市第一名。写作对我来说,是遇到另一个美丽又动人的世界,当我专注于文字时,得到深沉的快乐,心中也变踏实,有回到地面的感觉。我的第一本书就叫《萧蔷》,是去年5月出的,第一周就获得全台湾文学排行榜第一名,第二本是《我的三分之一》,今年6月出的,里面收集了我创作的散文、小说等。
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萧蔷:我一直想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三份,工作、恋爱、睡觉各占一份,因为有一阵子我同时接了三部戏,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整个生活和健康都扭曲了,那时就有了这个想法,如果能做到的话,就太完美了,不过,这只是一个理想的境界罢了。


萧蔷:没有与生俱来的风情万种  
  

  在娱乐圈,只有才貌双全的艺人,美貌才算得上是锦上添花;假若只作“花瓶”美丽便是白鹤头上的那一点丹顶,耀眼而有毒。她不喜欢被人称作“花瓶”,她说如果一定要做“花瓶”的话,也要做一个明朝时期景德镇的“花瓶”,有文化,有历史,有内涵。
  “八个小时用来工作,八个小时谈恋爱,八个小时睡觉”摄影棚里,光线自然柔和,温度也适中宜人,上海那场连绵春雨的阴霾似乎被远远挤出了窗外。
  约好的下午三点,电话响起后的十分钟,萧蔷出现在我们面前。
  白毛衣蓝仔裤,粉色平底鞋,是那种再普通不过的衣着,宛若邻家女子。只有举手投足间让你感受到她摇曳出一种特殊的韵致。
  这就是萧蔷,一个被称作“台湾最美丽的女人”的女演员。
  摄影棚里出现一阵小小的骚动,可短暂得只有几秒钟。因为萧蔷以简单的点头和大家打过招呼后就径直坐到化妆镜前翻起杂志来——她脸上笼着一片雾气,双唇紧闭,似乎一句话都不想说。连化妆师少得可怜的几句问话,她都只在喉间轻“嗯”一声算是表示了意见。
  “是不是累了?”我的声音在室内几乎可以听到回音。
  “不是,因为上海的春天阴冷潮湿,我不太适应。”是一种软声细气的台湾腔回答。这是她走进摄影棚20分钟后,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
  我的目光与她手边那本名叫《我的三分之一》的书“碰撞”,直觉告诉我,我找到了与她进一步交谈的话题。因为我有耳闻,说萧蔷演戏的同时一直在写书,她的一本新书就叫“三分之一”什么的。
  “你的1/3是哪1/3呢?”我问。
  她微笑:“八个小时用来工作,八个小时谈恋爱,八个小时睡觉。”
  “这是写着玩的吧?”我不知道自己怎会冒出这么一句。只见她迅速把脑袋从化妆师那里转向我,瞥我一眼,脸上的笑意转瞬被愠色替代:“我是很认真地写的,我在做一件事的时候,都是很认真的。”
  我有点悻悻。马上想起之前采访过的人对她的评价:她很厉害,一言不合拂袖而去都是可能的。我提醒自己,我面对的是个狮子座的女人!
  “我不觉得私底下的我很有风情,风情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外表。”
  拍摄前,萧蔷要求看服装。编辑、摄影师轮番上场为她介绍预先准备的每一套服装的特色。它们一件件在萧蔷的眼波下流过,却没有激起一丝波澜,她的脸上写满不屑和挑剔。
  然而开拍不到几分钟,她那近乎苛刻的挑剔就被服装在她身上产生的奇异效果“击溃”:藕荷色抹胸式上衣和绣花牛仔裤罩上萧蔷的身体,仿如给她注入了春天的一缕气息,萧蔷立即像日丽风清下的一只蝴蝶翩翩飞动起来,她那刚才还充满倦怠和淡漠的脸瞬间似一朵鲜花绽放。
  第一张布拉片辗转来到萧蔷的掌心。她仔细看过,轻声一句:“要不要戴些首饰?”她开始主动配合。
  助手拿来首饰,她取出在耳际比试,但不等别人开口,又把首饰放回盒子:“还是不要戴了,就这样挺好。”一扭身走回镜头前,她不再挑剔。
  每个姿势只须摄影师把想法简单地说一遍,萧蔷便能做到令他满意。没有装饰的羁绊,她自在地摆起各种POSE。
  眼前的风情女人难道就是那个本色萧蔷?
  “这是我的工作。”萧蔷开始打开话头,“拍照,至今拍了不下1000次,对我来讲也已成为一种工作。我还记得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是当模特儿,拍照的时候,很紧张自己在镜头前的样子,完全不晓得传递的感情、信息、魅力能不能进入摄影师的镜头。”
  “你总是那么风情万种,难道不是与生俱来的?”我将她引入我设定的采访话题。
  “没有与生俱来的风情万种,风情是要经过不断的努力与磨练才能拥有。风情,其实就是一种魅力吧。可能风情不是那么中性,男性也有魅力,但是风情通常有比较多的女性因素在里面。但是我不觉得私底下的我很有风情,工作上是有很多人帮忙的——有化妆师、造型师、摄影师,包括音乐、环境等,风情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外表。”
       把“风情”说成“工作”的同义词,这可是我头一回听到的新鲜说法,但它的确出自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之口。
  “不喜欢被人称作‘花瓶’,如果一定要做‘花瓶’的话,也要做一个明朝时期景德镇的‘花瓶’,有文化,有历史,有内涵。”
  彼此开始熟稔,第二轮的拍摄变得流畅起来。萧蔷这次换上的是一套黑色纱质衣服,她的侧面造型尤其生动,是那种希腊雕像式的美丽:光洁的额头,大大的眼睛,精巧的鼻子,线条清晰。连摄影师的助手们也在嘀咕:“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是那种天生丽质吗?”就像不能回避萧蔷的风情一样,我也无法回避她的美丽。
  “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那种在100米外就让人眼睛一亮的大美女。但至少是清秀的,我妈妈经常用各种方式不断地建立我的信心。”
  是的,美丽未必被自己意识到,它往往藏在别人的眼中。萧蔷说她的美丽就是在自己浑然不觉中早被人“追”了。那是去阿里山毕业旅行,她穿着一件闪亮的外套,像太空服。回到饭店,发现背后被粘上了很多小花,花上绑着一些小纸条--
  男孩们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表达他们对美丽的膜拜。
  萧蔷说,其实漂亮的女人是很多的,所以自己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所有的这些也都是表象的、视觉上的感受,真正的美丽是要禁得住时间的考验。
  那她的美丽呢,禁得起时间的考验吗?
  我知道萧蔷在台湾得过很多奖,什么“最受欢迎女演员”、“梦中情人”……人们记住的美丽萧蔷,都化作了绿萍、林诗音以及某个品牌广告里她眨着眼睛的瞬间风情。还有,每当听到“献给天下有情人”那句烂熟的话,人们也会想到她那抹不掉的风华。这些就是她说的“禁得住时间考验”的美丽吗?
  她对自己要求的是美丽和头脑并存,因为“美丽没有办法单独地存在,如果没有自我了解的内质,美丽不会长久。”
  “把很多事情都挂在心里的钩子上面,那么心就会越来越沉重,你不可能会fun,也不可能fearless,更成不了charming female。”
  几个小时过去,我们的拍摄进入最后一轮。所有的人在外面等了很久,萧蔷才从更衣室慢慢走出,表情迟疑。她换上了一套低胸连衣裙,只见她一手护着胸口,一手不停地向上提着裙带,不肯多露一点点。尽管连她的经纪人对这套裙子也说“好”,说它衬出了萧蔷的美貌和气质,但萧蔷就是不满意,反复说它太“露”!
  这次拍摄要求萧蔷半卧在地上,“秀”出线条柔媚的长腿。她倒是把动作做完了,但都做得出奇地快,显然她在用“速战速决”的“高招”护卫自己的胸部。
  我又疑惑了,这是那个为内衣品牌当过代言人的萧蔷吗?是那个曾在发布会现场让女记者抚摸她胸部以检验真假的萧蔷吗?我不由想起有关她的那些绯闻和传言,怎么也无法跟眼前这个如此害怕走“光”的女人联系起来。
  “我是现代里的传统,我很珍惜我自己。”萧蔷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着。
  我知道,身为演员,自然难逃一些飞短流长。作为演员又是美丽女人的萧蔷,她面对这些时会是什么想法?
  “想过告他们。”萧蔷回答得出奇的快。
  可没等我追问,她马上转而开解:“其实没有想过啦。我觉得,这很多余,为什么要去想这些事情呢?把很多事情都挂在心里的钩子上面,那么心就会越来越沉重,你不可能会fun,也不可能fearless,更成不了charming female。当然,完全不在意别人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有选择性的,我很看重自己在意的人的想法,比如说家人、朋友的想法。”
  就这样听凭人家“摆布”吗?我想起了萧蔷曾应对过台湾电视台的一次刁难性采访。当时主持人问:“听说,你现在的男友是泰国船王,身家有几百亿?”她却笑答:“不对不对,最新的消息应该是阿拉伯油王。”
  “我觉得最好的应对办法可能是机智和幽默,”萧蔷说,“可以用很多好玩的心态,不要把那些问题看得太严重了。因为别人并不知道你怎么想,也不会关心你的感受,你又何必让自己难受呢?那些八卦,你把它当作joking,让他们说呗!”她改变声调,把“呗”字拖出一个长音。

她说,她领悟这一点是渐渐明白的,自己的存在就是为别人带去一些乐趣,她现在已完全坦然接受,留一个空间让别人去议论吧,这本身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爱情,我要完美的。一定要有感觉,才能够继续交往。但交往的大前提,我希望是天长地久。所以,‘一夜情’不太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
  在拍摄临近结束,趁着一些工作人员收场的时候,我把“感情问题”--那个被她称之为占据她“三分之一”生活的问题--抛向她。
  “我现在一切都靠自己,不管是感情还是工作、生活。”她居然跟我打起了“太极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一无所有了,就去结婚,嫁一个什么都有的人不就行了?”
  不过,你来我往几句话后,萧蔷终于道出了她心中追求的爱情。
  她说:“爱情,我要完美的。一定要有感觉,才能够继续交往。但交往的大前提,我希望是天长地久,哪个女孩子不希望长久呢?所以,‘一夜情’不太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希望自己受伤害,我也没有那么勇敢,没有坚强到可以面对‘一夜情’以后的一切。”显然,她还念念不忘对自己主张的“现代中的传统”做着解释。
  她说:“男人,我不要个性小气的。我希望是有力量的男人,他只要有自己的想法,他在行动上自然就会有力量。什么?谁说狮子座女人就该配‘野蛮男友’?那还不如到动物园找一只熊,会比较野蛮。”说完,她竟爽朗地笑开了。
  

  她还说,她要一段《倚天屠龙记》里紫衫龙王黛绮丝和韩千叶那样的爱情,因为要黛绮丝爱上一个人很不容易。所以自己就对“帮主”(台湾人称金庸为“帮主”)说过:“极致的痛苦,才能反映出更激烈的爱情”……或者,要有《天龙八部》里段正淳那样的“爱情狗屎运”也很好!因为她认为,与众不同的爱情肯定妙不可言!
  “戏如人生,世上存在着数不清的视窗与角度,与其去迎合,倒不如先把‘自己’这个角色扮演得恰如其分。”
  晚上8点,拍摄全部结束。
  带着一脸浓妆和满头大卷发,萧蔷蜷缩进红色的大沙发,样子古怪,但神态舒适。
  即使收工了,萧蔷依然保持着那种近乎天性的挑剔——助手为她递上水杯,她仍不忘用一小片纸巾做成一个薄盖子罩上水杯,将吸管小心地从纸巾边缘插进,小口地吮水喝。
  因工作的结束,我们的谈话变得轻松而漫无边际。
  我们谈到人生。她说,人生就像一个剧本,你不翻到下一个章节,就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谈到演戏。她说,戏如人生,世上存在着数不清的视窗与角度,与其去迎合,倒不如先把“自己”这个角色扮演得恰如其分。我们谈到生活的态度。她说,快乐于人最重要,当你为事情后悔、遗憾、自怨自艾的时候,快乐已经走远。
  我们谈到最向往的地方。她说,家人所在的地方,就是她向往的地方……
  萧蔷的声音依然很轻很柔,轻柔得连我那只声控式采访机也会因无法捕捉到她的声线而停止不动……


萧蔷「我很美,也很用功!」  
  
       高佻古典的萧蔷就像是国画里的仕女图中,嘴角时常带着浅浅的微笑,她的美不只是外在,不断的充实自己的内在,才是让她由内散发出知性气质的秘密。
从一支丝袜广告亮丽入行,萧蔷的星运可说是相当平顺,面对这样的际遇,她觉得以前是别人给她机会,之后是她自己捉住机运的;演过形形色色的女子,背过无数剧本,萧蔷也坦承自己很享受在掌声之中,事业心很重的她,可以花全部的心血准备有关表演的各种功课。刚入行的时候,她很敬业,手里有的三本工作日志,还分门别类,有广告、戏剧和综艺媒体三种,内容还包括时间、地点以及工作心得呢!
提起萧蔷最具代表性的广告词「我每天只睡一个小时」,她曾表示拍摄第一只SKII的广告的时候,真的每天只睡一个小时,由于睡得很少,精神状态会很浮躁,所以一醒来,她就一定要吃东西,所以那时候她一天可能就要吃个八到十二餐,以至于每天只睡一个小时也没有变瘦,反而是变胖了,当时她没有家庭生活、没有朋友,只能工作,而且也不能因为要轧戏就表现不好,压力相当大,她非常希望那段时间不要再来。
萧蔷在从事表演工作上,就如同她做任何事一样,维持认真的态度,且保持赤子之心,她不断强调人是最难掌握的元素,因为人的情绪很难去控制,所以要有一颗感受力强的心,才能快速融入每一个角色之中。她认为认真的美丽才是长久的,所以要认真的思考、认真的生活、以及认真的了解自己。而她目前生活无虑,手上的剧本也不曾断过,目前的她只希望能尝试一些新鲜的演艺工作。
时常有人认为萧蔷很有距离感,萧蔷说她没有习惯与人闲聊,拍戏空档她宁愿拿来看书、弹钢琴、把英文练好,随时准备好,以面对国际舞台。萧蔷在圈内的独来独往的行事风格,或许有人不赞同,却鲜少人可以否认她的用功,每一次出场她都充分准备她的行头,因为萧蔷坚持「萧蔷出场就要有萧蔷的品质」。
萧蔷主演的《陈香梅传》在上海、北京等地播出,效果、收视都不错,加上中央台正播出她主演的《一帘幽梦》,让大陆观众这位来自台湾的漂亮女孩更是印象深刻,尤其得知她是台湾SKII之星,更让她在内地的知名度水涨船高,而有「香港、大陆琼瑶」之称的知名女作家梁凤仪,更是提出具体的戏剧邀约,希望邀请萧蔷赴大陆发展呢!
在看过剧本大纲后,萧蔷对《无情海峡有晴天》、《花魁结》、《又见深秋》几部戏都很喜欢,其中又以开发大陆西部为主的《又见深秋》的剧本,让她极其中意,接演可能性极大;面对跨海演出,萧蔷也丝毫不担心,同时还有一番新见解,她希望能有部代表自己的作品,透过感情的诠释,让自己和观众都可以受感动;目前梁凤仪手上即将开拍两百小时的国产剧,由萧蔷入主,这也使她成为21世纪首度和大陆三通的台湾女星唷!  


萧蔷:我是爱幻想的人  

  有人说萧蔷神秘,有人认为萧蔷矫柔造作,熟识的朋友形容萧蔷是“野蛮女友”化身,萧妈妈笑说女儿有如青蛙跳不停。萧蔷不讳言:“我只要一醒过来,就在扮演萧蔷。”但是也感慨:“我头上这顶皇冠,刚戴的时候觉得很漂亮,久了,变沉重了。”众所艳羡的明星萧蔷,也有平凡小女人的心:“也许我是一个寂寞、空间小、喜欢幻想的人。”
  昨天早上媒体邀请萧蔷与台湾学子们展开知性对谈。学生们兴奋又紧张,萧美眉轻松说笑,时而侃侃说心事,间或以台语开开玩笑,亲切的态度让这群青年学子打破拘泥,踊跃发言对谈。
  狮子座的萧蔷沉醉于赞美、掌声之余,也调整出“无动于衷”的态度面对负面批评,她笑着举例:“有一次我上网络聊天室,刚好看到有网友说我是最假的美女,接着有人说我是在某条路上某家整型医院整型等等,我想如果我不是萧蔷本人,看了这些网络讨论之后,一定认为是真的。”萧妈妈为了安慰被怀疑整型的女儿,不经意的说:“你侧面看起来鼻子真的很大耶,怎么会看起来像假的..”
  明星萧蔷,以“萧蔷”、“我的三分之一”两本书,多了“畅销书作家”头衔,“一开始,我不认为我的文字可以经过这样的考验。”她也开玩笑表示:“我从小写日记,把我对爸妈的不满、对哥哥的不屑拿来练文笔。”
  拍戏让萧蔷名利双收,但是情绪却经常波动,萧蔷经常在收工后,依然沉浸在角色中,“我开车回家,嘴角还在颤抖,口中还不由自主的念着,你为什么不爱我,什么原因让你不爱我..”写作对萧蔷来说,是遇到另一个美丽又动人的世界,“当我专注于文字时,得到深沉的快乐,心中也变踏实,有回到地面的感觉。”


萧蔷:我喜欢别人赞美 但我不会迷失其中  
  

  本报上海电(特派记者/侯鑫辉) 总以为萧蔷的美只写在外边,直到6月7日在“星海飞歌”上海电影节、电视节开幕演唱会上目睹了萧蔷面对媒体疯狂追逐所表现的大方与从容,听到她应对媒体的考究而充满机智的言辞后,记者改变了对萧蔷的印象。
  远距离的萧蔷是冷艳的,所以,当萧蔷把刚学来的几句上海话现场一摆弄,乱哄哄而带有火药味的采访现场竟一下变的井然有序起来。在6月8日晚举行的开幕演唱会上,萧蔷演  
唱由她主演的《一帘幽梦》的主题歌,选择这首歌,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得到内地观众认可的作品,而且歌本身很优美。当记者问她是否跟风而产生“演而优则歌”的打算时,萧蔷笑言自己唱歌完全是自娱,能否“娱人”就看有没有唱片公司相中了。
  虽说也参加了两次台湾金马奖,但就连萧蔷自己也承认说自己更多的是电视人,这次应邀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电视节,恐怕也是“荧屏”的力量,因为前些天她一直在上海忙着电视剧《旷世奇侠》的拍摄。说到这儿,关于她拍该剧受伤的事被人拿出来验证,萧蔷对此表示“这事没什么好说的,我不希望大家拿去炒新闻。”萧蔷向记者透露,她早已把发展的重点放在了内地,不过,最近她要回台湾宣传自己的第二本新书《我的三分之一》,里面收集了她创作的散文、小说等,至于是否像外界所传为“个人自传”,萧蔷给予了否定说法,她的解释是,任何一个文学创作者都会在其作品中带有自己的痕迹,这本书表达的是自己内心里诚恳的感觉,但由于自己从事表演工作,这会影响真实生活,甚至感情,她之所以诉诸文字,就是想同大家一起来分享那些美好的感觉。
  说起萧蔷,人们总习惯加个定语“台湾第一美女”,可在萧蔷眼里,无论台湾还是内地,比自己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大家如此称呼是因为对自己工作的认可。“美丽与否是个头衔,我拥有这个头衔与我的工作有关,因为我曾多年为某化妆品牌做代言,这容易让大家形成固定印象,对此我也不置可否,毕竟我也喜欢别人赞美,但我不会迷失在赞美中,回到家里,我还是我自己,你了解自己,珍惜自己,就会更好地去表现自己。”或许拥有了这份自信与理智,萧蔷面对日新月异的娱乐圈,没有丝毫的不适与沉重,用她的话说,每个阶段都需要不同的演员,她相信,属于她的空间就在大家的感觉里。


萧蔷:把赞美当成警惕 把是非当成训练  
  
  “台湾第一美女”萧蔷藏在一件雪白的皮毛衣服里,熟练地对着镜头小露香肩,双唇微启。
  在海润出品的电视连续剧《一江春水》关机宴上,被媒体热烈簇拥着的萧蔷轻声细语地接受采访。只见她不时撩动长发,十足一副美女的姿态。但坐下来细聊,发现美女并非那么简单。
  
  做女演员不容易
  在上海特别冷的冬天里拍戏,萧蔷说自己总共穿了三条棉裤、三件卫生衣。她的牙医告诫她:冬天体内水分容易流失,毛衣有孔隙,与空气接触太多,不如多穿卫生衣。
  电视连续剧《一江春水》中,萧蔷一人分饰两角———魏家大少爷心爱的女人晓蓝和将军的女儿周绮,与莫少聪演对手戏。这是她在内地拍的第六部戏,也是出道至今的第32部。
  晚上吃关机饭,可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拍摄完毕,最后一场婚纱戏是在松江车墩完成的。一整天在风里吹,萧蔷被吹得头痛眼花,有点感冒了。“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在-2℃穿婚纱的。我都快被冻昏了。”萧蔷抱怨着,然后得出一个“做女演员不容易,做一个成功的女演员更不容易”的结论。
  他们通常叫我“美女”
  纤细的手握笔在本子上签名,萧蔷忍不住提起自己写的书:“都是手写稿,我不打字的。”
  问她究竟喜欢被称为女作家还是女演员,她夸张地打了个手势:“噢,他们通常叫我‘美女’!”
  “我现在快要出版第三本书。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展示自己的情绪,它是情绪的附加产物……”当初因为签了约,萧蔷不得不履行义务,后来发现文字居然可以检测自己的内心,认识清楚自己,还能带来快乐和自信,萧蔷觉到了写书是有乐趣的。
  第一本书上市,立刻上了畅销书榜的榜首,她以为是明星光环作祟;第二本出版,依然名列书榜前三名,于是越来越有信心。“我在念书的时候作文得全校第一名,不过那没什么了不起,我哥哥的作文得过全省第一名……可能是得了家里的真传吧。”
  我把赞美当成警惕“我非常重视文字的发表。”萧蔷很认真地表示,“你们说我天鹅我就是天鹅?你们说我癞蛤蟆我就是癞蛤蟆?外表是会骗人的!”
  “我拍了很多化妆品广告,他们送了我所谓‘台湾第一美女’的头衔,那对我好吗?不,我把赞美当成警惕,把是非当成训练,很有哲理吧,呵呵……”也许因为写了两本书,萧蔷的口头表达都书面化了,交谈中时不时蹦出“云淡风清”等文绉绉的字眼。
  说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时,她怕大家不懂,特意写在一张白纸上,展示给面前的女记者们看:“就是这样的———”好像幼儿园阿姨教育小朋友。只听一位记者在旁嘀咕:“上回她还引用过梁启超的名言。”
  工作人员催她去吃饭,她婉然拒绝:“没听说过秀色可餐吗?”转过头来继续讲演什么叫“得而不失,失而不忧”: “人生各阶段早有安排,如能各得其所最好,首先,要了解自己;其次,给自己一个愿请(目标);然后,Justdoit (立即行动)。”聊天到尽兴处,她用女高音唱道:“让自己更美好———”
  “写日记要看个性,小心别让人偷看……不要做有疑虑的事情……我会去同盟社交流文字,还会上网查看自己的网站 ……”她简直理性得无可救药。
  有中年男人跑上台,典见着脸要合影,萧蔷正忙着签名:“合影?好啊,要买票,去转角处———”对方尴尬地笑着,硬生生凑到萧蔷身旁,萧蔷头也不抬,老练无比地说道:“叫我抬头就抬头哦———”


萧蔷:想当“美女”就跟我学  
出处:中国文化报,2004年1月21日,第8版 时间:2004-1-21 作者:周卫民  
电视剧《我的眼里只有你》于近日在天津拍摄现场封机,在现场萧蔷向诸多媒体展示了她出众的才智,再次让人领略到这位美女的心声和智慧。
  
我是民选第一美女
萧蔷在台湾被民众称做是“台湾第一美女”,她对自己的美是怎样认识的呢?
萧蔷回答说:“美的女孩在台湾很多,内地就更多了。但我觉得美是由内而外的,而且环肥燕瘦,每个人对美的看法也不一样,我能得到台湾大部分人的认同很高兴,但并不觉得自己特别漂亮、特别优秀,我所有的女性意识是来自妈妈。我是家族里唯一的女孩子,我妈妈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孩,自然特别喜欢打扮我,常常带我去做发型设计,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定做的,小洋装啊、小裙子啊,露出长长的腿。可我身边全是男孩,因此我小时候个性比较男孩子气,很顽皮,不喜欢穿裙子。
我妈妈就让我学了很多才艺,弹钢琴啦、跳芭蕾啦、绘画啦,希望把我培养成端庄的淑女,所以说我对‘女性’一词的认知主要是来自我的母亲。我身旁的女孩子比我更‘女性化’一些,我本身反倒不是很女性,我甚至觉得很多男人比我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只是我头脑清醒,在工作的环境里,我知道自己要怎样表现,或是要接收什么,要释放什么,这也是自己的一个优点吧。
我还可以长时间地忍受孤独,闲暇之余,很多人可能会选择休息,而我选择笔耕,借文字把经历和心情写下来。我的第一本书写了3万多字,第二本写了4万多字,不敢说利言利德利行,但至少做到了第一点。两本书内地没有出版,现在正在谈,希望能在内地发行,借此与内地观众交流,同大家一起来分享那些美好的感觉。若说‘台湾第一美女’,可能是因为我的工作形象吧,我做的都是与美有关的广告,洗发水啦,化妆品啦,每次推出都很轰动,于是大家很自然地把我和美联想在一起。”  
我是这样保持美丽
萧蔷并不讳言自己的美丽,当问起“你的漂亮有什么保持美丽的秘密诀窍吗?”,她特别得意地谈起她的美容经。
第一,永远保持愉快的好心情。萧蔷说这可是当美女的首要条件。“心情不好时,不知不觉就会皱眉头,久了,眉间便长皱纹了。一有皱纹,哇,人就‘沧桑’了,显不出年轻了。”所以,萧蔷认为美容必先美心情,要跳开令人忧郁的情结,认清究竟是什么在困扰着自己。
第二,注意培养气质。一个人的美绝不只是外在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气质才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魅力的。萧蔷觉得,一个女人的美最容易在表面上被挥发掉,因此必须不断地充实自己,靠内在的丰富提炼自己的气质。
第三,多运动。萧蔷说,这可是保持美丽的一大法宝。萧蔷最喜欢的运动是溜旱冰,读中学时,她便是传统四轮溜冰鞋的好手,后来迷上了直排轮鞋。她深有体会地说,这项运动对下半身,尤其是臀部、腿部有很好的训练效果,还能学习平衡,这就可以保持一个人的良好体形。萧蔷还保持睡觉前做一番仰卧起坐。
第四,护肤、化妆不可马虎。萧蔷说要保持白皙的肌肤,那就一定要做完善的防晒工作。能撑伞时尽量撑伞,不能撑伞时也要绝对地做好防晒隔离。夏天的时候,要准备一些冰块,回到家里,用冰块敷面,镇静、滋润一次完成,胜过面膜呢。在萧蔷看来,卸妆比上妆更要看重。萧蔷的经验是不管上不上妆,完整的卸妆、清洁步骤是每天必做的课程,一点都马虎不得的。
第五,注意饮食。说到饮食,萧蔷格外来劲,她对节食之说持怀疑态度。虽说平时萧蔷很少有机会下厨,可是她爱吃,也非常重视吃,大凡精致、少油的点心菜肴,她都喜欢。萧蔷对快餐心存芥蒂。萧蔷认为,较之快餐,上品的美味佳肴并不见得会增肥。当然,大酸大辣的刺激食品是美容的禁忌,是应该杜绝的。还有,不时的熬些汤品来喝,对于美容也非常重要,萧蔷自己最常喝的便是西洋参和枸杞子汤。
美丽的萧蔷对美有独到的参悟。她说她希望别人除了欣赏她的外貌外,也能看懂一些她比较内在的东西,那就是她的认真和坚持。在萧蔷看来,其实,每一个时刻都是创造美丽的契机,一个人若是在各种环境中都能保持宁静平和,付出真心真情,认真地工作和生活,那就是天下最美丽的人了。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注:本站提供的萧蔷等个人档案、个人资料、简介信息搜集或改编自互联网,如您有任何问题和建议请写入上面评论,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已被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