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鞋人物档案网WWW.CHUANXIE.COM: 找档案来穿鞋!
姓名按声母排列查询: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 - 0-9
当前位置:穿鞋人物档案网 > 萨米尔·杜兰介绍:
所属分类:电脑游戏虚拟人物星际争霸

萨米尔·杜兰

  萨米尔·杜兰(Samir Duran)或杜兰中尉,是电脑游戏星际争霸的虚构世界中的人物。最可靠的消息指出他原本是一名特伦斯中尉,后来被Zerg感染,成为一个Zerg/人类混种生物。在母巢之战中,杜兰由Paul Ainsley配音。
  目录
  1 小传
  2 特殊顾问
  3 叛变
  4 感染
  5 深藏的秘密
  对杜兰身份的了解大多出自于杜兰的自述。根据他的档案,杜兰,33岁,在联邦前阿尔法中队效力。在曼斯克成立特伦斯帝国之后,杜兰指挥一支规模不大的突击队旨在攻击曼斯克的统治。虽然他的大多数战友认为杜兰是一个狡猾的领导人,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杜兰神秘的身世。
  当地球联合理事会的远征军在布拉西斯行星上发起针对特伦斯帝国的第一波进攻的时候,杜兰向远征军副元帅斯杜科夫表示可以提供援助。斯杜科夫接受了,毕竟双方都有着共同的对手,而且杜兰可以提供急缺的气体矿产。不过斯杜科夫对杜兰存在怀疑。对于远征军最高指挥官杜格尔元帅来说,这根本是小事一件,杜兰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帝国的一个变节者而已。
  随后杜格尔把目光投向更重要的目标:Dylarian船坞。Dylar 曾经是一个重要的特伦斯联邦殖民地,Zerg发动入侵之后很快占领了它。不过特伦斯帝国重新夺回了Dylar 行星,在其轨道上建立起了巨大的巡洋舰队船坞。
  杜兰警告杜格尔说特伦斯帝国可以在16个地球小时内对任何边境行星受到的攻击作出反应。杜格尔记取了这个警告,然而嘲弄了一番杜兰对帝国的背叛。不过斯杜科夫倒是显得十分乐意。理事会的突击队突袭船坞,偷走了整整一个编队的帝国巡洋舰,帝国将军埃德蒙·杜克指挥一支巡洋舰队前来围剿,然而理事会依靠夺取的巡洋舰击败了杜克的舰队。
  杜格尔元帅随后率领舰队前往坦桑尼斯,在那他发现了特伦斯联邦遗留下来的秘密武器能量干扰器。杜兰声称能量干扰器是一件极其危险的武器,可能被用来对抗理事会的部队,应该在曼斯克可以找到它前将其摧毁。斯杜科夫却认为干扰器是抵抗Zerg的有效武器,如果适当利用,将大大减少无谓的伤亡并且确保理事会的胜利。杜格尔令人惊讶地赞同了杜兰的观点,他命令杜兰前往坦桑尼斯表面摧毁能量干扰器。杜兰摧毁了行星上的五个Zerg巢穴之后遇到了斯杜科夫手下的幽灵部队的抵制。斯杜科夫声称他手下的幽灵部队将负责能量干扰器的事务,杜兰没有干涉他们。
  杜格尔攻占了曼斯克的首都克哈行星,不过曼斯克在吉姆·瑞纳的保护下逃走了。他们躲藏在艾尔行星上芬尼克斯指挥下的Protoss基地中。杜格尔不知道为什么Protoss人会保护这些他追捕的人,他追踪曼斯克来到艾尔。发现曼斯克的营地位于一个关闭的时空门附近,如果被启动的话,时空门可以转换曼斯克到任何地方。
  斯杜科夫,杜兰,杜格尔以及玩家率领四支部队包围了Protoss,当玩家的部队攻入Protoss基地的时候,时空门启动了。
  与此同时,斯杜科夫发现大批Zerg正从杜兰负责的东北攻入阵地,然而杜兰已经不在规定的位置了。杜兰坚持他的仪器没有检测到任何Zerg的存在,声称是斯杜科夫的仪器出了问题。随后他借口通讯器材失效中断了和斯杜科夫的联系。
  Zerg的干涉使得曼斯克和瑞纳成功逃脱,时空门随后自毁。
  斯杜科夫这时候也带走了自己的部队,然而没有向任何人解释原因。杜格尔和杜兰追踪斯杜科夫的航线到达了布拉西斯行星,他们发现能量干扰器并没有被摧毁,而是被重新组装起来并且启动了。
  杜兰告诉杜格尔斯杜科夫已经背叛了他,因此他重新组装了干扰器,其目的是干扰舰队在克鲁普星区的行动。
  杜格尔说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然而他认为证据是无可辩驳的。他命令杜兰进入干扰器,处置斯杜科夫。
  杜兰带领一队海军陆战队员渗透入斯杜科夫的基地,击败了斯杜科夫的个人卫队,最后找到了斯杜科夫。杜兰说自己前来结束斯杜科夫的指挥,斯杜科夫说自己和杜兰都很明白这一行是为了结束什么。杜兰随后枪击了斯杜科夫,启动隐身装置消失。濒死的斯杜科夫告诉杜格尔杜兰已经被Zerg感染了,他想让杜格尔摧毁干扰器,从而让远征军的任务失败。是他让Zerg发起进攻从而使得曼斯克逃跑。与此同时,能量干扰器的自毁装置启动了,Zerg也在装置中出现。斯杜科夫说这正好证明了杜兰的叛变,随后死去。愤怒的杜格尔命令中央指挥电脑找到杜兰的位置,然而失败了。理事会的突击队和斯杜科夫的个人卫队联合在一起,重新从Zerg手中夺回了干扰器。
  杜兰被证明是已经被Zerg感染了,这使得他成为一个人类和Zerg的混种。这次感染的目的是使得杜兰像其他所有的脑虫一样成为凯丽甘的仆人。斯杜科夫相信杜兰在他投靠理事会之前就已经被感染了。
  此时杜兰在游戏中被一个名为“被感染的杜兰”的单位代替。他有着更多的生命值以及一层甲壳(虽然不太明显),他仍然使用一把卡里斯特步枪,并且具有了杀死Zerg单位来补充自己能量的能力。声音也转变成感染的特伦斯人典型的声音。
  在母巢之战的最后任务中,凯丽甘莫名其妙失去了她对于杜兰的所有控制,随后,泽拉图尔发现杜兰正在秘密地培养一种Zerg和Protoss的混种,这一切是在一个未知的组织领导下的。杜兰对泽拉图尔自称他已经度过几千年的岁月并且有很多化名。这使得杜兰的背景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他更强调自己是为一个更高的权力在服务。
  杜兰究竟是特伦斯人,或者是萨尔那加人,或者是萨尔那加人的仆人,或者,一种未知的种族?杜兰是否利用了凯丽甘来达成它他自己的目标?或者他已经控制了整个虫群?难道他还有一个名字是Doran Routhe?(地球上提出大放逐计划的科学家)他是一个异种生物,或许是可以变形的生命?抑或是一个灵魂附加在不同的身体上?这些问题仍然未得到解答。
  杜兰被描述成穿着白色紧身T恤,蓝色裤子,戴一顶贝雷帽。他使用C-10卡里斯特步枪。
最热点击
注:本站提供的萨米尔·杜兰等个人档案、个人资料、简介信息搜集或改编自互联网,如您有任何问题和建议请写入上面评论,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已被浏览: